为长者护理服务提供平台

长者护理的醒觉运动年代已过,现在正是时候教导各家庭,关于家中长者所需的种种护理服务及寻求援助时可去的地方。

“无论我们如何主张全面的长者护理服务,其中最大挑战必然是教育。我们已经不再处于懵懂的年代,因为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已知晓周遭所提供的护理服务。然而,当我们与西方国家比较时,仍旧比他们落后30至40年。

“因此,现在是教导成年孩子的时机,因为他们是年老双亲在长者护理上的支柱。”

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首席执行员叶凯蓉在吉隆坡盛季酒店举办,主题为“Grey Matters:Sifting the Evidence to Optimise Care”的第十一届National Geriatric Conference说:“雇用帮佣照顾年老双亲是否已足够?这能提供您的双亲良好的生活素质吗?”

她说,她的首要目标是教育成年孩子何为优质护理及其他需要处理的事情。惟有从此处着手,他们才能知道该到何处寻求优质的护理服务。

她强调,政府、私人机构及非政府组织(NGOs)应该通力合作提供相关服务,并告知各州属家庭可寻求协助及护理服务的地点。

她说,为长者提供帮助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长者有时会拒绝前来接受帮助或照护,其中原因可能是他们不想支付护理费用、负担不起或他们不想为家中子女造成额外的负担。

因此,他们最终便活在安静的痛苦中。

长者生活

2012年时,叶凯蓉曾是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长者生活研究室的一员。她说,我国有执照的安老院少之又少。

事实上,我国并没有一个法律来规范护理中心及疗养院。目前来说,共有两条法令监管护理中心及疗养院,分别是在福利部管辖的1993年护理中心法令及2006年的私人医疗保健设备及服务法令。

据她所说,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长者生活研究室最重大的成果是,卫生部即将落实的长者保健法(Aged Healthcare Act)。

当有法令管制所有疗养院及长者护理中心时,将能更好地遵循此法,并提高长者在上诉中心内的生活品质。

她说,长者护理事业仍处于初步阶段,并有许多不足之处。然而,投资者对于投资长者护理事业已觉得时机成熟,但问题是必须找到正确的模式,好让投资者能获得回报。

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市场在过去50年蓬勃发展,可悲的是,适合长者的居所却被忽视至今。

叶凯蓉说:“任何的城镇规划内都肯定会有学校和医院,但为什么没有合法疗养院呢?问题在于疗养院不在我们的城镇规划中。因此,城镇规划内是否提供相关设施,便取决于发展商自己了。”

她透露,计划将把疗养院相关设施纳入城镇规划。然而,长者生活中所需的并不只有疗养院,其他如上门照护、日间护理中心和退休村也应该被考虑在内。

“我们可以综合护理中心(IRCC)替代疗养院,因为疗养院会让人联想到老人院。”

“综合护理中心可以是一个像酒店般,专为长者建立的家。它可以被评为二星、三星、四星或五星,取决于当中所提供的设施和服务。此外,我们也提供社区护理、居家复健、临终关怀及失智症照护。”

叶凯蓉表示国家应关注失智症关怀时说:“现今的马来西亚可找到多少间失智症照护中心?我们只有少过5间失智症照护中心。然而有人告诉我,在新加坡已有至少15间失智症照护中心。

她透露最近一次与卫生部的会议中,曾提到失智症护理中心。然而,此类中心需要专科医生丶照护人员及特别的执照才可运作。

“若我建造一个四层楼高,拥有约200个床位,专注于长者失智症的建筑物,你可否想像我所需的人力资源?医生、治疗师等等,我该到哪里去寻找这些人力资源?

在长者护理这一块,雇员并不是说聘请外国员工或毕业生就可解决,他们需要具备的是经验与技术。

这是为何长乐集团与医院、大学、及非政府组织合作,共同寻找、训练及发展长者护理相关技术。

“我们想要成为一个能让医务人员、医院及老年病专科医生共同工作的平台。”

日间护理

叶凯蓉问道,对于更喜欢上门照护服务的人,上门的照护者不仅需要照顾长者的身体,更要从药理丶社交和情绪等各方面提供照护服务。

她说:“也许一所日间护理中心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像托儿所般,但这却是为长者而设。你可在上班时间,让父母在这里活动,直到下班时间再把父母接回家。

日间护理中心可说是最容易建立的长者设施,你可在社区会所或店屋设立,不像退休村及综合护理中心般需要很多资源。

叶凯蓉说,长乐集团的所有活动都专注于心智、社交、身体、情绪和财务。

“我们想要改变马来西亚人对老化的看法,我们想要提供长者丰富的老年生活及永续照护服务,即从上门照护服务直到生命最后一天的关怀。”

“我们的理念是,任何照护计划都必须包含将这五大健康圈。”

她说,财务乃是长者护理事业最大的挑战。

“在马来西亚,我们必须为自己的退休生涯规划,我们必须自行储蓄足够的金钱来支付退休后的生活和护理费用。”

在早年便进行财务规划的叶凯蓉发现,许多马来西亚人并没为自己年长后所需的照护及其收费打算。

她在自己的博士论文里探讨长者如何支付他们的长者护理费用时,发现100巴仙接受民调的人没有公积金存款,90巴仙的人则依靠家庭成员支付。

她告知,马来西亚的保险产品并不允许任何与长者护理相关服务的索赔。

“我们正与金融机构合作,希望能帮助我们的客户及所有人,好让我们需要到疗养院时,有足够的金钱支付所需的费用。”

她强调长乐集团想与任何在长者护理行业的单位合作,建构一个体系、系统及平台,加强我国的长者护理服务。

她说:“让我们向前迈进,为我们的父母设立一套系统吧。”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