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伙伴关系确保综合式照护的永续发展

当我们的人生进入到不同阶段时,将无可避免地需要一定的照顾护理(照护)。我们必须尽快且毫不犹豫地建立起完善的照护业,因为已有足够的证据迫使我们如此行——尤其大马人的寿命正不断延长。

我们需要反躬自问:国内是否有足够的基本照护设备、人力以及知识去照顾我们的亲友,甚至是我们自己?

为解决这道疑问,马来亚大学(University of Malaya)与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于2017年4月18日签署了一份合作谅解备忘录,以“为长者发展永续照护”为目标。

在众多挑战中,缺乏充满热枕的人才愿意在长者照护行业工作的问题尤其突出。照护员和专业人士也没有获得正确的训练,以在该行业内发挥所长。

无可否认的是,长者照护行业——先不论相关设施或中心的复杂性,皆极度依靠人力。以人为本是照护过程中的重要元素,因此照护员的缺乏将导致有志于此的人没有学习的对象,相关设施的运作效率也会下降。

长者照护不仅仅是一门事业,它同时也是培育照护人才的地方——这些照护人才将为受照护者,献上温暖的关怀与慰问。有鉴于此,将长者照护专业化,并提供护理与生活起居照顾相关岗位的工作机会,以提升长者照护事业的水平,显得刻不容缓。

一场名为“如何鼓励与吸引人力加入长者护理行业”的研讨会,在长乐集团与马来亚大学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后进行,讨论相关策略。

该场研讨会的讲员包括前卫生部家庭健康发展局主任To’ Puan Dr Safurah Jaafar、马来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Tan Maw Pin 医生、JobStreet区域通讯主管Simon Si,并由长乐集团首席执行长叶凯蓉主持。

 

鉴定并了解相关挑战

缺乏人力资源在长者照护行业里已是老生常谈。这论调常年存在的主要原因是,长者照护业里缺乏培养人力资源的相关的研究。因此,长者照护行业对社会的经济成本与价值仍是未知数。

无可否认的是,当长者照护成为促进大马年长人口健康生活重要的一环时,我们不能继续无知。

据Dr. Tan Maw Pin 所说,2012年进入马大医院急救部的1千名病患中有26%是长者。这项数据带出了一个警号。

“当时,到马大医院(UMMC)急诊科求诊的人当中,共有26%是长者——这是个让人震惊的数字。在2012年,马大医院周遭的长者人数占总人口的6.1%。”

Dr. Tan Maw Pin重申,长者似乎更愿意到急诊部去以获得即刻的关注。这不成比例的数字表示:

  • 老龄化社区内缺乏足够的社区服务
  • 对初级保健医师和家庭医生缺乏信心

这也意味着缺乏训练有素的照护工作者或照护者,或知道如何照顾长者的家庭成员。

叶凯蓉补充道,马大医院面对大量老人长期住在医院内,这是因为照护者和知道如何照顾病患的家庭成员的缺乏。

因此,各行业人士如何在这价值链中合作,让长者的转移过程更加顺畅——从医院转移至家中,或能提供优质服务的长者照护设施开始。

Dr. Tan Maw Pin 指出,从前多数照护工作皆由外劳负责。

“两年前,多数人承担得起支付600令吉聘请外劳照顾长者,但现在已行不通了,因此我看见推出良好结构照护服务的机会。”

在所有讨论的方案中,其中一项可行的方案是通过综合式照护架构,以及训练一批有受承认的照护工作者,将得以让人们在可负担的情况下,获得照护服务。

Dr. Tan 强调照护者或照护工作者的服务,不应该是义工性质;反之,它应该被定为成一个工作机会,为有兴趣者提供就业机会。这也可以让之前放弃工作照顾亲友者,提供就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Simon Si提到:“Jobstreet 网站上总会有3万份工作以及3百万人的数据。然而,在这3万份工作里却只有6份是聘请照护员,其中4份空缺需到新加坡工作。当中也有360份护士工作,但当中一半在新加坡,四分之一属於中东市场。这类工作的工资每月在3千令吉以下。”

Simon认为业内人士需要抚心自问:在了解到专业照护拥有高需求的事实后,如何吸引人才加入?”

要将马来西亚的照护员提升成职业,我们必须要有像医院或酒店般的专业设施,并设立良好的护理工作者薪资架构。

其他讲员谈到使“照护专业化”的成因包括:须建有先进国水平的长者照护设施,并设立受承认的照护员训练课程。

此外,薪资架构也必须有良好的方案,以符合照护员的专业资格。

目前,我国也为想到国外就业的个人或护士提供照护训练。这现象清楚表明,我们正因外国提供更好的报酬而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境地。

 

观念的改变

来自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的Celia Yeo (负责东南亚服务与教育),分享她在澳大利亚的经验:

“任用护士提供长者照护是浪费资源的行为。在澳大利亚,我们为长者照护业各岗位提供各种文凭认证。你可以是失智症照护专家,即便你不是护士。”

Vector One的工程师Edward Lim建议孩子在校时,便为他们提供照护训练。

“我们可以让照护训练成为课外活动的一环,以及通过实习获取分数以满足学科要求。我们也可以和疗养院合作,为学生提供实习场所。”

此外,政府的支援在提升长者照护行业里也是至关紧要的一环。据To’ Puan Safurah 所说,私人领域、非营利机构、长者社群必须与相关政府部门通力合作,同步迈进。

负责国家关键经济转型计划(NKEA)下的医疗领域的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副执行主席Yoong Yoon-Kit先生表示,长者照护事业主要是由私人领域负责,政府的角色是通过津贴(如透过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MIDA)促进或确保相关工程顺利完成。

 

身体力行

我们离全面振兴经济、社区、教育与稳定政局的2020宏愿还有两年半的时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此外,我国也推出了2050国家转型计划——一个使大马在2020-2050年间达致发达国家的计划。但问题是,我们快速增加的老年人口是否还等得了下一个30年?

Simon SI 强调改变对老化的想法和看法至为重要,因此长者护理设施须由私人界开始建设。创新技术不仅推动行业发展,也是让其变得充满吸引力的关键。

“它将会是昂贵的,可能只有5至10%的上层人士负担得起,但它将对行业内的其他领域产生影响。我们需要让它成为一个吸引人加入的行业。”

关注中产阶级的To‘ Puan Dr Safurah说:

“我们可以通过日间照护中心或设施,为中产阶级社群提供可负担的优质照护服务;至于贫困的一群,则非政府组织可以协助。通过吸引更多不同的人才加入,优质及可负担照护服务将变得更为普及。”

谈及预算的分配,Dr. Tan 说:“我们其实有足够的预算做对的事情,但我们都用在错的地方。如果我们没有良善的规划便注定会失败。她强调许多长者进入私人医院或聘请24小时居家护士,进而导致自己面临财务问题。

Dr. Tan进一步建议,通过技术创新和精心策划的照护,大马人可以联络Managedcare(一站式照护平台),通过他们协调各种医疗、健康与长期照护服务。同时,Managedcare的CareTRUSTTM安养信托也可协助民众妥善安排部分资金到此信托,以支付长期照护所需。

叶凯蓉总结时说道:“马来西亚是世界上排名第六的最适宜退休国家。自2002年,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MM2H)推行以来,我们必须为这银发行业培养人才。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通过众多的专业人才,实行综合照护架构。”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