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与南澳双方为“长者乐活”带来商机

马来西亚人每每谈及疗养院,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内有床位、医疗设备和基本设施,由别墅转化而成的疗养院。在疗养院里,你只能躺在床上或起床看电视,单调和沉闷日子不断重复——这是一般马来西亚人退休后获得的对待。简而言之,退休生活基本上与“生病后入住疗养院”同义。

现任南澳大利亚(南澳)驻马高级顾问陈秉钧(PK Chin)说,马来西亚长者人口的快速增长,致使长者护理行业有其自我提升和转型的必要性。曾于澳大利亚参与退休村建筑工程的陈秉钧将与长乐集团合作,希望改变马来西亚人对退休生活的看法。他也热情鼓励大马有志于此的人士,和南澳同行合作,为长者护理事业注入新的创意。

陈秉钧于2016年5月初,曾伙同长乐集团首席执行长叶凯蓉女士,在阿德莱德(Adelaide)主讲一场名为“马来西亚长者乐活与长者护理业的商机”(Business Opportunities in Malaysia: Seniors Living & Aged Care)。

他表示,研讨会听众对来马和相关行业领导合作展示了浓厚的兴趣,期许共同发展马来西亚的长者乐活与长者护理事业。鉴于马来西亚长者护理供应者(大机构除外)所提供的服务往往不甚理想,因此该行业急需通过与他人合作,达致更迅速的发展。

叶凯蓉也是该研讨会的主持人,并在其名为“马来西亚人口老化景观”的呈现中表示,澳大利亚企业需要了解马来西亚长者的文化背景。由于马来西亚的环境有所不同,因此澳大利亚企业需要寻找一个可以融入大马市场的模式。

出席研讨会的35名听众多属来自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医疗保健、长者护理业的服务供应者,他们在研讨会上共同讨论马来西亚长者护理事业所面对的挑战。马来西亚长者退休生活发展目前仍由私人界带领。大马与南澳的对话将开启一道分享技术与管理经验的门。

出席研讨会的南澳大利亚的老年部部长(Minister for Ageing )Zoe Bettison女士也支持该项倡议。培训与优质照护解决方案是南澳大利亚政府欲专注的区域,透过技术、培训与科技上的分享,将大大提升相关区域的品质。

此外,有志于此的马来西亚人也需提高对长者乐活与长者护理的认识,两者其实不尽相同。长者乐活是让长者生活在一个鼓励他们参与社交活动,并设有相关设施的社区;长者护理则是指老年相关问题的照顾护理。
陈先生说:“马来西亚人需要了解,长者乐活和长者护理并不是指入住疗养院或老人院,长者乐活其实是为长者提供的另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马来西亚人也必须了解家庭结构所带来的改变,并看清传统养儿防老,单单依靠孩子照顾两老的方式已不能长期维持。发展商也不能仅仅将长者设施置放在大蓝图下的某特定位置,有志于此的人应该意识到社区发展与获得照护服务的便利性,才是当中的关键。

同时,医疗旅游、教育培训、现有医疗与金融机构、餐饮业等等的企业领导者,也在长者乐活和长者护理事业里扮演了重要角色。

该研讨会结束后,以南澳为首的贸易代表团将在来临的7月下旬访马。长乐集团(马来西亚长者照护机构)与陈秉钧将协调南澳政府及大马与澳洲商业理事会(Malaysia Australia Business Council (MABC))的到访。这次的对谈将让来自阿德莱德的企业家及州政府,更了解马来西亚的环境及企业领导者。

长乐集团将推动企业配对,以达致更美好的合作效果。这将协助澳大利亚企业更清楚了解大马人口老化景观及当中的差距,以便更有效地与有志于此的大马人合作。

叶凯蓉说:“企业配对就像是婚姻,你需要处理双方的期望,以期可寻到适合的人选,并创造有意义且永久的良好协调关系。”举例来说,由澳大利亚ACH Group、SA Health 及 Flinders University合作开办的ViTA模式,是此番对谈所期许达致的结果之一。ViTA是一个协助长者复健、重拾健康与享受优质生活的卓越康复中心。它同时也是一个结合了医疗保健、长者照护与教学培训于一身的康复治疗全新概念。

总的来说,获南澳政府支持的长者事业经营者,应踊跃与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的人合作,在拥有共同的目标下,将加速市场的发展。同时,也积极鼓励有兴趣与大马于商业层面合作的澳洲企业,因为这将创造具体且实际的商机。透过这种方式,也将吸引其他市场参与者如银行及保险公司加入长者护理生态系统。

假以时日,这将开创出一个更全面的长者乐活与长者照护方案,并大大提高人们对这两个领域的醒觉。


欢迎参与

有意于2016年7月,在吉隆坡和槟城举办与贸易代表团成员会面的企业、组织与机构,欢迎联络长乐集团的Ms. Shalini。更多详情,可电邮shalini@agedcare.com.my,或拨打+603-2142 1666.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