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口减少·大马将成老龄国

(吉隆坡讯)雇员公积金局(EPF)副首席执行员(策略)东姑阿里查卡利说,随着年轻人口的减少以及老年人人口的增加,马来西亚在成为发达国家前便已是老龄国家。

他说,虽然其他国家的人口也在老龄化,但它们却已是发达国家。

 

至今未有全面社会保障

他告诉《星报》说,依据老年人人口的飙升,以及年轻人的人口逐渐下降,马来西亚将于2030年时,因为60岁以上老人达到总人口的15%而成为老龄化社会。

然而,他强调,马来西亚至今还没有一个全面的社会保障,重大疾病保险的普及率也太低。

“除了强制的公积金之外,国内似乎也缺少其他专为积极老龄(55至70岁)丶被动老龄(65至80岁)及体弱老龄(80岁以上)而设的退休产品。”

阿里查卡利提醒国人,必须面对他们将更长命,却也因此必须工作更长时间的事实。

鉴於国人平均寿命已达75岁,而全额提领公积金的年龄是55岁,他促请国人为退休后的未来生活做好准备。

“在这(退休后的)20年,有没有足够的退休储蓄及丰富的理财知识,是我国迈入老龄化社会所面对的最大挑战。

他指出,在雇员公积金局现有年届54岁的会员中,68%的会员的储蓄少过5万令吉,若他们每个月只花820令吉,这笔钱也只能让他们维持5年的生活。
 

图:光明日报

图:光明日报

 

建议设EPF第三户头应对老年护理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长乐集团(ACG)建议雇员公积金局设立第三户头,专门作为会员应对老年护理所需。

长乐集团是国内一个专门从事提供长者护理服务的机构;集团首席执行员叶凯蓉说,第三户头的存款是让年龄65至70岁的会员提取,因为这个年龄层的老人的护理成本通常较高,如患上老年失智症或帕金森病。

她坦言,由于人们一般上不知道晚年需要些什么,而且也只能规划首10年的退休生活,“强制储蓄”也就有其必要性。

此外,她认为,我国迫切需要设立更多老年护理中心,以及其所需的专业化护理服务、照料者及老人医学专科医生。

“在很多医院,你可以见到老年人占有床位,因为只需付80令吉,他们就享有24小时照护,以及三餐热腾腾的饭菜。”

基于一个有着1000户家庭的社区,就有至少10%居民需要老年护理,叶凯蓉因此建议,发展商可以在每一个社区建设老年护理中心,就像建设医院及学校一样。

“国内应该有一个类似‘在你的社区终老’的系统,让老年人可以卖掉原有产业,然后搬进社区的护理中心。”

“这既有助解决非法护理中心的问题,又能够提高竞争,进而促使费用的下调。”

国内老年护理中心的每月费用,目前介于1800至3000令吉,问题却在于很多护理中心,并没有在《1993年护理中心法令》或1998年私人保健设施与服务法令下注册或持牌。

叶凯蓉建议落实《老年医疗保健法案》,统一及规范这些声称搞不清应在哪个法令下注册的护理中心。

 

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2015-07-27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61184?tid=7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