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的生活

大部分人都活在当下,在某种程度上,这大概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然而,也有另外一群人,他们虽然活在当下,却也对晚年有一些想法。

8月28日,马来西亚产业机构(MPI)在吉隆坡主办了《综合开发项目的投资与成功》(Invest and Succeed in Mixed-Use Development)研讨会。会上发表了多份有关退休生活的论文。

那些提倡应该多加注重退休后生活的主讲人普遍认为,尽管开发商有能力为长者兴建设施,但他们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开发商)不打算再照顾年长社群20年”。

结论是,开发商倾向于出售、盖房子,赚取利润后再全力向下一个项目冲刺,他们不愿投入一个马拉松式的长远计划。

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保健及低收入户组主任蔡奉泽医生指出,相反地,小规模的开发商也许会考虑为长者提供设施。

蔡奉泽发表的论文题为《投资于长者生活》(Investing in Seniors Living)。

他引用了砂拉越的Eden-on-the-Park和怡保的GreenAcres项目为例,并指出长者对优质服务的需求受到忽略。

“我在吉隆坡医院(吉隆坡中央医院)工作时,见到了许多被家人弃养的老年人。”

再者,与澳洲相比,国内的糖尿病、肥胖症及残疾的患病率更高。蔡奉泽说:“这为长者护理行业造就了庞大的商机(投资机会)。”

他将长者的晚年分为3个阶段:在退休村独立自理生活、辅助生活及在疗养院里不能自理生活。

退休村让长者可以独立地生活。每个人衰老的方式不同,有一天,夫妻其中一人也许需要辅助或依赖他人照料才能生活。

辅助生活提供的是护理和帮助,而不能自理生活则涉及机构式照护,如疗养院。

蔡奉泽认为,让长者可以顺利地从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阶段的社会环境或社区会比兴建住房和提供医疗保健设施的模式来得更好。

他说,基本的原则是,让那些有能力独立生活的人在这么做的同时,附近须有护理服务。或许也可以在退休村里为前来探访的孙儿女们建游乐场。

由于人们对完善的退休生活的需求非常殷切,对长者生活的投资已不再局限于传统的范围。

这需要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保险范围必须涵盖与仅仅上医院就医截然不同的居家治疗。晚年时的财务和税务奖励则是另一有待解决的部分。

大马普华永道公司(PricewaterhouseCoopers)高级执行董事丘俊杰说:“婴儿潮时期(1946至1964年)出生的人想要为他们的长辈提供护理,但绝不能期望他们的子女也会同样大方地对待他们。”

丘俊杰说:“许多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正在思考如何释放他们所拥有的大房子的潜在价值。如果他们不把房子卖掉,并且为自己存点钱,他们的孩子也有可能会卖掉。所以不要太感情用事。”

丘俊杰在他的论文《马来西亚退休村的机遇与挑战》(Opportunities & Challenges for Malaysian Retirement Villages)中谈及长者一旦退休,原有的商业和社交人脉都会慢慢失去。

有必要建立一个新的社区,让志趣相投的人可以相互照顾。现代人居住在公寓里,左邻右舍互不认识。丘俊杰认为这是促使退休村兴起的一个因素。

人们对于多代同堂的概念不再感兴趣,因为年轻人都各自成家立室或到海外生活去了。这股趋势意味着长者更需要自力更生。

到了2020年,马来西亚将会成为一个老龄化的国家。按照定义,60岁或以上者占总人口的10%,就可列为老龄化国家。

这样一种“年龄结构的改变”将会对经济、社会及政治环境产生影响,从而也带来了无限商机。

本文摘自《星报》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