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7

Managedcare 与 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 签署谅解备忘录
提供更大的照护便利

(吉隆坡15日讯)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的全资子公司Managedcare私人有限公司(Managedcare)日前与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 私人有限公司(“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 )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旨在为社会大众提供更大的照护便利。

谅解备忘录是一项共同协作,旨在使公众能够轻松寻获所需的照顾护理服务,并推广至需要照护服务的人。

这项合作首要目的是通过双方服务与商品的转介,增加民众获取复健、照护管理员等相关服务的便利性;再者,是增加多元照护产品与服务的曝光率;第三则是为病患与照护者提供永续照护的选择;最后则是让各方利用后续照护设施(step-down care),发展与管理复健过程。

签署备忘录的分别是代表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长李翠玲女士与Managedcare首席执行长叶凯蓉女士。见证这项签署仪式的是Managedcare执行董事拿督朱兆祥与代表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合伙人David Smith。

Managedcare与ReGen 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各怀使命并相辅相成。抱着为各收入阶层提供可负担、优质、在地化服务的愿景,两家公司都希望为衰弱或患疾者提供顶级的康复护理, 以使他们能够享受独立、高品质的生活。

台湾长者照护之行

台湾在长者照护方面被认为更为先进,但他们同时面临人口老龄化的社会定时炸弹。因此,对于像马来西亚这些还在为解决人口老化问题而努力的国家而言,了解台湾在这方面的发展可令我们获益匪浅。

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在近日的台湾之旅中参观了台湾为长者生活提供的各种照护与居住模式,如长者公寓、为健康独立长者而设的退休村、综合式服务中心、社区日间照护中心和以创新科技为主,为长者提供协助的私人机构。

以上提及的发展与设计可以明确分为“退休村或退休公寓”和“在地养老”这两种模式——而它们都各有自己的优点。

台湾长者照护

1. 退休村或退休公寓模式

台北的润福生活新象馆和长庚养生文化村皆是私营化的“独立生活居所”(Independent Living Unit)。他们为长者提供良好的生活设施与长者友善环境。

润福生活新象馆坐落于台北淡江大学旁,为长者提供了一个方便和学生接触的环境。润福生活新象馆内的活动在类似酒店的综合式空间进行,并将空间划出健身房、麻将区、阅读区、舞台等等。在安全方面,他们提供安全访问卡系统、24小时紧急呼叫服务、室内红外线感应系统。在健康管理方面,他们提供24小时护士值班、诊所预约,提供健康资讯与定期举办医药健康讲座。

长庚养生文化村坐落于新北市较为偏远的地方,坐拥大片土地。他的其中一项特点是室外空间如走道、蔬果种植地等皆对外开放,旨在让入住文化村的长者可以与外界交流——如观赏年轻人进行篮球比赛等等。文化村本身也提供许多免费学习课程予长者参与,如书法班、电脑班、语言课、舞蹈课、绘画课等等。

在安全方面,住客与医院检测系统相连,每一栋建筑皆设有护士站和血压监测站,让住客可随时检查自己的血压。

长庚养生文化村同样采用安全访问卡系统,但他们的卡同时具备了记账卡与个人健康记录的功能。举例来说,住客可以将每日的用餐消费通过刷卡先行记下;住客欲检测血压前也必须先进行卡片扫描,系统便会自动记下他们当下的血压指数。

选择居住在退休村或公寓的多为经济能力许可的长者,因他们必须缴交月租以及庞大的抵押金。

值得一提的是,退休村与退休公寓的员工在为长者服务时皆非常友善,这让长者们有在家的感觉。从他们们脸上绽放的笑容,可以看见那存在于心底,名为信任的温暖。

2. 在地养老

在地养老是一个长者在自家养老的概念。

台湾政府自2007年起便开始推行在地养老,推出“长照1.0”计划。推行10年后,如今推行服务范围更为广阔的“长照2.0”。该计划推行了一个以社区为基础的长期照护系统,为居民提供可负担的照护服务。政府将补助低收入群体以获取相关服务。

“长照2.0”将原有的8项服务增加至17项,当中包括:日间照护、交通接送、居家(社区)复健、喘息服务、失智症照护服务、家庭照护者支持服务、长期照护机构、小规模多技能中心等等。

高雄市政府筹建的长青综合服务中心很好地连接起长者社会参与的差距。该中心提供各种休闲活动、学习课程以及失智症日间照护等等,中心内的课程与设施皆让健康长者得以参与并互动。他们所提供的日间照护不仅能减轻孩子工作时,无法照顾父母的负担,也让孩子在下班后能接回父母共享天伦。

长青综合服务中心的另一个身份是,在各住宅区设立的小规模多机能服务中心(远程社区照护中心)的总部。这类社区照护中心在社区内提供日间照护和居家照护。高雄市政府正在努力提供更全面的服务——通过将社会活动纳入,达到接近退休村与退休公寓为长者所提供的服务与照护。

台湾长者乐于参与、享受政府所提供的活动与服务,可谓一桩美事。在整个考察过程中,有不少长者欢喜展示他们各自的作品或学习成果。

工作人员告知我们舞蹈、书法、水墨画是热门课程,长者们必须提早报名排队。我们可以看见年龄并不阻止长者们学习的热诚,他们甚至愿意到中心里使用服务、学习课程,而不选择独自待在家中——这是马来西亚人必须学习之处。

3. 科技是重要推手

想像我们的居所是硬体,里头提供的服务或活动属于软体,而其中科技是使得硬体和软体无缝连接的重要一环。

台湾受恩是个连续性智慧照护中心,他们集日间照护、短期住宿、居家服务、居家护理于一身。在所提供的多元服务当中,科技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他们的IOT安全防护智慧环境能使用GPS定位系统去追踪分析长者在特定空间的日常生活行为。提供的穿戴式设备能让他们得知长者健康状况;智慧床垫能预防长者起床时摔倒。他们同时也开发能统筹与管理居家护理、居家服务的应用程式——这是个可以得知需要照护的人所在地,与照护供应者服务状态的程式。

正如我们在退休村及退休公寓所见般,他们为了安全而使用相关科技,长庚养生文化村的访问卡甚至拥有记账与健康记录的功能。毫无疑问,科技的运用将能大大提升给予长者的照护素质。

向台湾学习

长乐集团于2015年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长者选择到疗养院居住的原因是缺乏家庭成员的支援,或家庭成员不具备相关技巧提供照护。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长者所需的照护水平可能会在一夜间彻底改变,因此他们需要不间断的健康监测。

这是台湾政府希望通过“长照计划”达致的目标,即长者不需要离开自己的居所或社区,但会有服务团队到家中提供服务。

此行所见,乃是退休村或退休公寓内拥有完善的“内建”设施与服务,但所需缴付的保证金与租金肯定比住在家中来得高;相较起来在地养老是可负担的,但它必须搭载像高雄市政府提供的完善居家照护与社会服务团队。

另一个可从台湾学习的重点是“人情味”,即工作人员与服务团队与长者交流互动的方式。无论您是在运营社区服务中心还是退休村,这都是最重要的一环,这是为了创造一个让长者感到自己与家人聊天、耍乐与吃喝的氛围,而不是与一群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在地养老或在退休村养老是跟人选项,且各有好坏,但若以即刻受惠人数为考量的话,在地养老会是马来西亚人更好的选择。通过科技研发,开发一款能连接居家照护的系统或应用程式,将让居家养老变得更好。

尽管马来西亚逐步走向老龄化国家,但我们的设施与服务还需要很大的进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为确保我们做好充足准备面对即将来临的老龄化,需要大力推动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合作。俗话说“一只巴掌拍不响”,因此让我们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不仅是为了自己,同时也是为了我们的子孙。

为长者照护支付的趋势与挑战

翻开报章能找到与长者有关的文章——他们所需的照护、生活、难处、医疗保健等等。《星报》日前刊登了马来西亚需要立法保障长者的文章,如保护长者免遭遗弃等等。这些社会紧张是因我们的长者照护制度正受到老龄化人口日益增长的需求所致。

马来西亚的立法不止是保障长者权益,更需要定义州属、社区、家庭成员、服务供应者、长期照护机构、日间照护机构、房屋发展、交通、商业区等等所扮演的角色——这需要各牵涉单位的统一。我们现有的长者照护系统无法维持我们的需求已是事实,因此我们必须明白当下的长者照护趋势,以决定什么所需的照护类型以及如何使其永续经营。

趋势与支付模式

当我们日益年老时,将无可避免需要某程度的长期照护。除了住院期间的初期照护,长期照护包括各种服务,目的是满足慢性疾病或残疾人的医疗和非医疗需求,协助他们度过无法自理的时光。这种照护可在家中、社区、甚至辅助生活设施如疗养院和照护中心进行。

就趋势而言,我们越来越需要专业人士来解决与老年人相关的多种慢性病,提供长期照护。同样,日常生活活动协助(或ADL)等非医疗保健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这些活动包括喂食、洗澡、仪容整理等活动。然而,非医疗保健并不如医疗保健般获有资助。

在马来西亚,长者所需的照护通过政府福利屋、私人疗养院与日间照护中心、志愿性长者照护中心或家庭成员提供。

长者支付长期照护的财务渠道包括:个人存款、公积金、退休金计划、投资、政府福利及其他生意收入。然而,马来西亚不像日本等先进国般,拥有社会保险和税收资助等支付长期照护的风险安排。

由我们现有的选择(除了政府福利)的性质可以推断出,马来西亚人一般都会自行付款,为自己的家庭成员或家庭成员提供长期护理。

由于人们自行支付照护服务,因此自主(或消费者自主)服务有明显增长的趋势。尽管长者照护系统因自主而面对明显的挑战,但这也同时给予长者们独立与掌握个人生活方式选择的权利。

有鉴于此,我们必须设计出适用于马来西亚长者照护设施的支付选项,致力于减少其中的弱点,并善用优点。以下是支付选项所面临的问题:

1. 患病时无法做决定

自主付款的模式相当吸引人,它不仅为客户提供生活方式选项和提升服务供应者的责任,也因其与市场化机制相连而对政府有一定的吸引力。

然而,当中的缺点在于监督和采购服务皆取决于买方的健康和精神状况。如果购买者身体虚弱或精神上受损,加上没有家人支援,则其议价能力受到损害,并可能受到服务供应者的剥削。因此,这种方法不能为所有个人提供“直到生命终结”的保障。

2. 教育与就业

影响我们马来西亚长者资金来源的主要因素之一是教育程度低,这直接影响到长者的储蓄能力。 随着年龄增长和工作能力的下降,经济状况获得改善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受到限制。

3. 储蓄不足与三文治世代

公积金局不断指出,马来西亚人在退休和老年方面的储蓄不足。 当公积金帐户的资金用尽时,家庭成员往往成为主要的支柱,在经济与社会支援上协助长者。

“三文治世代”也与长者无法累计足够存款退休息息相关。由于家庭规模和经济条件的变化,如生活费用较高(例如住房价格高),除了养育自己的孩子,成年孩子还要照顾年老的父母开支。不仅如此,也有年老双亲为成年子女提供经济援助的案例。

4. 效果有待观察

马来西亚政府在2012年时推行了私人退休计划(PRS)。该计划的宗旨是通过额外存款,提升马来西亚退休人士的生活品质。然而,私人退休计划才开始了6年,它是否能作为支付长期照护的途径还有待观察。

不明因素

姑且不论如何克服上述挑战,如果没有解决不恰当的护理分配方法,将无法制定更好的支付方式。随着年龄上升而对照护需求的日益提高,如何妥善的安置长者至关紧要。当他们得到适当的照护水平——符合监管机构的最低标准时,便代表长者的储蓄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这对于管理长期照护成本尤其重要,因为长者所需的照护性质难以衡量。当成本无法妥善管理,则长期照护服务的品质将被影响。此外,长期照护的低效率也可能影响服务的价格,这可能导致长者无法持续支付所需的照护费用。

以台湾为例,发现居家照护对具有“中等”身体残疾的病患来说,成本效益较高;但与在养老院的严重残疾病患来说则变得昂贵。 这些调查结果可看出需求与所获实际照护之间的相互联系。

结论

总的来说,马来西亚老龄化状况的改变让我们意识到,不能保留目前的基础设施和做法。新的长期照顾的支付选项(或至少修改旧的),与种种环境条件环境需要进行调查、商讨和开发。

马来西亚政府为退休途径而进行的大部分努力,包括延长长者的照护等等仍相当新颖,但时间会告诉这些努力是否有效。 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马来西亚面临的首要挑战是退休金改革。 我们需要审查社会保障,以便为我们的老龄化人口预防贫困,并制定一项提供包括长期护理在内的计划。

这是因为退休收入不能仅靠单一的来源或计划,而必须纳入各种不同的资金来源。

再者,我们需要针对经济进行全面调整,以配合马来西亚的老龄化需求。作为业内人士,我们需要确保老龄化政策的未来发展应包括提供更好的照护服务、更多的吸引力,以提高成本效益。

最后,努力为城乡平均分配长者照护服务和设施努力,以确保没有人被忽视。

 

文:长乐集团
*原载《Smart Investor》杂志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