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长者的长期护理服务

若你从未仔细想过有朝一日你可能需要长期医疗保健服务及相关的财务需求,现在你可以开始考虑了。你是否知道每5位长期护理(LTC)的使用者当中,便有一位是不到65岁的长者,大约一半是80岁以上的长者,其中女性占了逾60%。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发布的《需要援助?长期护理及其收费》报告,有明显的迹象显示,我们需要长期护理的机率正在上升。以目前人们越来越长寿且在职妇女日渐居多的趋势来看,传统的家庭护理已逐渐赶不上时代的步伐。

衰弱和残疾长者的护理需求的增长趋势并不令人惊讶。许多国家的长期护理政策因应当前的政治或财务问题而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发展,既不永续,也不透明。然而,未来人们对于长期护理的需求量和消费额无疑都会提升,所需的保健人员也会更多。更重要的是,人们会更期望在人生最后几年的日子里过得更有意义、更幸福。

在几乎所有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正规长期护理服务中有一半至四分之三是家居护理,而绝大多数的使用者是有失智症状的病人。

根据该报告,家居照护者乃是长期护理体系的骨干。在所有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每10个5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就有超过一人(多为义务性质)照顾行动不如的人士,其中有近三分之二是女性。虽然家居照护者做的往往是有益于社会且艰难的工作,但他们所获得的支援可说是少之又少。

长期护理的财务规划

马来西亚男性的寿命预料将从2010年的72.6岁延长至2020年74.2岁;而在同时期内,女性的寿命将从77.5岁延长至79.1岁。一家本地报章报导:“当人民的健康水平提高以后,预期人均寿命将直线上升。”

以上这些数据,连同女性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皆显示长期护理需要一个不同的财务规划方针。女性必须为长期护理服务储存更多钱,因为她们的寿命较长。如果女性为了照护家人而牺牲赚钱的机会,那她的收入损失应该获得补偿,除非政府或家人愿意承担她所需的长期护理服务。除非家庭能够提供足够的支援,否则政府应该设立特殊条款,让女性获得长期护理的拨款。

有案例显示,当男性成为家庭成员的照护者以后,同样需要牺牲掉他们的经济收入。无论如何,每个人都必须针对长期护理进行周详的财务状况自我评估。评估时必须包含家庭成员在内。

随着世界卫生组织推出第三阶段的药物妥善管理计划,卫生部总监拿督哈山拉曼医生说,该计划“能让社会大众以公道的价格购买优质药物”。马来西亚是最早参与该计划的其中一个国家。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宣布将设立老人院(Rumah Seri Kenangan),为贫穷长者提供护理和保护。在该部门与好些非政府组织共同进行的策略计划下,目前全国已设有22家长者日间护理中心,受惠人数达1万6千331人。

想要拥有舒适的生活,并且享有可负担的长期护理服务的中高收入群体又该如何呢?我们的长者宜居社区中是否有这类设施?其中一位朋友告诉我:“钱是最重要的关键。大多地方的生活费——包括药物的费用,至少要每月2千令吉才足以维持基本的生活。要过得不错,至少需要3千令吉;要过得舒适,至少需要4千令吉;而先进国家令人联想到的那种奢华生活则需每月1万令吉,甚至更多。显然,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行的,尤其是那些退休20年或以上的病患。”

长期护理需要个人、家庭及政府投入庞大的资金。推动落实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需要的不仅仅是政府的倡议而已。民众、商界人士与决策者必须改变他们一贯的行为和思维模式,在做决定时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

虽然盈利对商业的永续性非常重要,但如果我们要在社会经济转型、文化与社会支援体系里持续提供长期护理服务,则必须坚持人道主义原则。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潘开宏博士在一次公开报告中提出为社区关怀提供“多方援助”的观点。公共与私人界必须采取合作夥伴的方式;个人、家庭、社区以及政府必须肩负共同的责任,并且转向成本分担的模式。在财务方面,潘博士设想的解决方案综合了多种方法,包括预付款项、储蓄、退休金、保险、养老金和针对性补贴。

向高收入社会迈进

由于不确定何时会需要长期护理服务,因此我们必须集中处理与对长期护理服务的突发需求有关的财务风险。我们必须设计出一套有效的融资方案,而非依靠人们自掏腰包,否则大多数人仍然无法承担长期护理服务所需的费用,即使我们已晋升高收入社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建议各国必须有一个“政策应急箱”,以便在长期护理服务与财务的可持续性之间取得平衡,而这些用于应急的政策可以选自一些医疗保健金融体系所提供的保险政策。长期护理保险有可能可以保持这两者间的平衡,除非将其定为强制性保险,否则它可能只是一个被一小部分人重视的小众市场。

正确的思维与眼界

马来西亚的家庭结构正在转型,传统的家庭护理正承受着巨大压力。长期护理服务的永续性预料将成为我们未来的重要课题。除非政府部门与利益相关者同心协力,否则我们无法在一夜间找到理想的解决方案——它将永远是一个动辄千万令吉的难题。无论如何,我相信,如果人们有愿景,加上正确的思维,黑暗的尽头终究会有光明。

从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的观点来看,我们必须随经济转型计划往正确的方向跨出第一步。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实行正确的合作策略与统一的政策,使长者护理服务发展顺利。这种努力也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以及已步入中年的我们。

文:叶凯蓉(摘自星报)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