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三乐网

防范长者摔倒运动

晨间的公园不乏长者的身影,晨运更是退休长者一天的开始。

我在公园里看见太极班、扇子舞班、跑步者,他们穿了一身整齐的运动服,开心地挥洒着汗水,好友三兩聊天散步,极其写意。

然而,满是长者的公园一角,却站着几位年轻人。她们手绑着鲜红色,名叫Thera-band的伸缩带,脚边草地上躺着以绳索及塑料物质制成的梯子,用以进行梯子运动(Ladder exercise)。

00075_04

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保健心理学家兼活动策划人林雪萍说,这项活动是防范长者摔倒运动(Fall Prevention Elderly Group Exercise)。

“长者容易摔倒,主要是他们身体平衡感及肌肉力量不足,所以该项活动会针对这两个弱点进行训练。”

她也说,摔倒是长者最容易面对的问题。长者骨骼比较脆弱,一旦摔倒便会引发不只身体机能上的问题,更会影响心灵,觉得外出会造成孩子的不便,进而选择待在家中,最后变得孤独。

防范长者摔倒运动从2015年二月始,已维持两个月,期间有不少长者前来尝试,皆对此运动给自己带来的全新体验感到欢喜。

00075_02

李先生(六十四岁)是一名退休人士,平日皆有在公园晨运的习惯。他认为防范长者摔倒运动中的部分动作,与中国传统武术扎马相似,着重下半身脚部肌肉的锻炼。

同是退休人士的黄先生(六十五岁)说,年轻时他相当好动活跃,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左脚出现问题。他认为这类运动并不会让人十分疲倦,但明显感觉到部分肌肉被使用,因此出现轻微酸痛。

李先生和黄先生在当天皆体验了Thera-band伸缩操和梯子运动,无不展示出极大的兴趣,因运动而流出的汗水,也与笑容相结合,成了一幅温暖的画面。

00075_05

Synapse Physiotherapy的物理治疗师徐子旋说,Thera-band伸缩操主要是训练上半身肌肉,而梯子运动主要是训练平衡。这两组运动皆属於防范长者摔倒运动的训练。

“人到了一定年龄,老化及伤痛都会影响身体机能,导致腰和脚乏力,演变成姿势不正、站姿不稳而容易摔倒。通过每日训练,这些身体上的问题都可以获得纠正。”

她也说,在我国,物理治疗对长者而言还是一种比较新的运动,必须对长者解释何为物理治疗,因为物理治疗对长者的身体健康有绝大帮助。

想要了解更多“防范长者摔倒运动”,可到长乐集团(ACG)于双溪龙专科医院二楼开设的“圆缘乐活自在计划”活动中心询问。开放时间为每周一、四、五,9.30am至4pm。

亦可致电03-9010 3788或010-213 5023询问(办公时间为周一至周五,早上9时30分至下午4时),或电邮info@agedcare.com.my。

各政府部门需为长者护理服务携手合作

主题为“马来西亚医疗保健:潮流、机会与挑战”的2015年医疗保健论坛,邀请了多位医药保健业的领导人、专才,共同探讨以上课题。

卫生部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连医生,在为2015年ASLI医疗论坛致开幕词时说,便捷、可负担及优质,是医疗保健系统里最重要的三个元素。

他说:“政府希望通过与私人医疗保健机构的合作,为国人带来更好的医疗保健及长者护理系统。”

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简称ACG)首席执行员叶凯蓉女士(Carol Yip)认同卫生部长的观点,并提出长者护理系统的提升必须靠各方通力合作,而不仅仅是卫生部而已。

也是受邀讲员的叶凯蓉,是“在黄金岁月掘金:长者护理与退休旅游”(Tapping the ‘Gold’ in Golden Years: Aged Care and Retirement Tourism)讲题的主讲人之一。

她在演讲中指出,尽管长者护理服务是由政府及私人机构,甚至是非政府组织所提供,但政府在制定政策及监管机构上,仍旧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叶凯蓉认为,财政部、交通部、房屋及发展部、教育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以及人力资源部等政府部门,也必须同时加入,共同探讨医疗保健及长者护理的发展。

她说:“当我们老去时,我们不仅仅谈论健康,还需要金钱以外的事物来支持老年生活。生活空间的基础建设、交通、公共场所是否适合长者活动、人力,及照顾独居长者的照护人员等等,都是必须考虑的范畴。”

根据马来西亚私人医院协会(APHM)主席拿督雅各汤姆斯所说,一旦消费税(GST)于今年四月落实,私人界的医疗保健费用将提高,而长者护理费用调涨自然无可避免。

叶凯蓉说,马来西亚并不是个社会福利国,我们需要支付长者护理服务。因此,持续性高、优质及可负担,将是长者护理服务的重要元素。

“照顾长者并不是坐在长者身边,陪伴他们看电视而已,我们需要具备某些技能才能有效地照顾家中长者。然而,这些技能我们无法从学校里习得,所以我认为教育部和人力资源部应该一同参与此课题的讨论。聘请家庭护士是一笔相当大的开销,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照护人员。”

叶凯蓉也为大会整理出,马来西亚长者护理业所面对的问题与挑战,当中包括:人力配备、康复服务、看护培训、护理评估工具、长者休闲活动、适合长者使用基础设施的改进。

“长乐集团是一个平台,让志同道合的人和我们合作,因为长者护理是一整个国家的问题,需要各方面的人才通力合作。我们希望可以教育大众,因此长乐集团目前已设立了中英双语的‘三乐网’,希望社会大众可在这里寻获一些老年问题的解决方案。”

她透露,长乐集团将来也会设立马来语和淡米尔语版本的“三乐网”。

长乐集团目前正在筹建日间护理中心,并将推行“圆缘乐活自在计划”。在这计划下,长者的五大健康圈——身体、心智、情绪、社交及财务,都能获得全面照顾。

长者医疗保健服务的整体策略

我们不该再以片面的角度来看待长者医疗保健服务;反之,是時候以更综合、全面的方式为长者提供照护。

长者医疗保健服务不再只是照顾长者的身体,而无需理会他们的情绪和精神方面。同样地,长者护理未必局限于医院的范围,而且必须有持续性。

班底控股(Pantai Holdings)前首席执行员兼主席、心脏病专家丹斯里礼祖安巴卡博士(Tan Sri Dr Ridzwan Bakar)说:“我认为现今我们必须以更宏阔的视角来看待长者护理,持续照护是极其重要的。如今,人们过于强调急性照护,但对于预防和后续、疗后护理却没有足够的重视。”

随着年长人口日益增加,预计到了2020年,我国有大约35%的人口年龄在60岁以上,因此礼祖安博士认为,现在是医疗保健服务供应商开始着眼于永续照护的时候。

他补充:“根据我在医院的经验,疗后护理的需求非常大,而且也极为必要。很多时候,一些病患奉上巨额金钱,只为求在私人医院待久一点,其实他们大可不必这么做,因为只要有疗后护理设施,他们便可以在家休养康复。”

医疗及保健选项

从业已有18年左右的Synapse Physiotherapy物理治疗诊所董事、特许物理治疗师马克丹尼尔(Marc Daniel)指出,国人对于物理治疗这类综合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很高。

“当然,公众对于各式各样的疗法感到困惑。马来西亚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国人的意识还有待加强。”

“找对的治疗师以接受对的治疗取决于认知和教育。事实上,市面上不乏这类服务,人们需要做的是了解这些服务,而这不仅仅是安养院而已。”

丹尼尔在长乐集团(ACG)的合作伙伴答谢晚宴上透露:“总而言之,病患的信心是成功治愈疾病的一半。如果病患相信我对他们有帮助,自然就会有帮助。如果病患不相信我,那他们的病是怎么也不会好起来的。”

在马来西亚,这类服务并不局限于西医而已,这里甚至还拥有各民族的传统疗法。

拉曼大学医学与健康科学院院长张顺景博士在谈及中国传统医学对长者的帮助时说:“中医在长者护理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全球绝大多数人认为中医草本疗法可促进健康、增强免疫力。”

张博士相信中国传统医学已获得广泛认同,即便马来西亚的友族同胞也有自己的传统医学,但已接受且对中国传统医学感兴趣。

“拉曼大学中医系已开办了5年,而目前中医系内正有一名马来女学生。中国传统医学其实是世界潮流,在欧美国家已相当普遍。”

然而很多时候,病患的亲属仍面对求助无门的问题。

礼祖安博士认为,医生固然可以推荐安养院和长者护理人员这类医疗保健服务供应商,但首先必须要有妥善的设施。

居家环境需求

马来西亚全国乐龄组织总会长拿督孙镇信博士认为,马来西亚长者可分为三个类别,依次为有政府退休金可领的长者;有公积金可领的长者;完全无钱可领的长者。

“目前家庭价值观低落,许多孩子已不愿意照顾父母。然而,纵使生活压力大,也不能置父母于不顾。我们应该早日为即将到来的老年化社会作各方面的准备。”

他举例,现在的房子不适合长者居住,浴室地板易滑等等设计让行动不便的长者十分困扰。

何振順研究有限公司董事Ismael Ho说,我们周遭都是长者,我们必须有“符合长者的生活环境”的概念,加上周详计划,才可以找出并盖建最适合长者的退休中心。

“我认为重点是把‘符合长者的生活环境’的概念传播出去,让发展商明白且从他们的城镇发展计划中,为符合长者生活的环境而努力。”

他说,目前这仍是个新颖的概念,但盖建适合长者生活的楼宇将来会是产业买卖中的卖点,买家会询问所选购产业是否适合长者居住,附近是否有为长者服务的机构等等问题。

Veritas设计集团首席工程师黄奕胜说,许多建筑与设计上的方针不适合老龄化社会,这与我国的生活文化息息相关。

“我们甚少谈及年龄丶死亡,其实很多设计师在设计时已将这些元素考虑进去,不过民众的接受度仍然偏低。幸运的是,人们现已开始逐渐学习与接受。”

“10年前,我国人民的平均岁数大概处于20岁左右,还不算是个老龄化社会,因此在许多设施方面并没有为终会到来的老龄化社会做好准备。有鉴于此,我们对产品进行设计时,应考虑它的灵活实用性,而非外观。”

他举例,万挠火车站设置了残疾人通道,但士加末火车站却没有残疾人通道。因此,当政府在火车站增设残疾人通道时,应该全国一同增设,而非在特定的新车站而已。

政府应扮演的角色

尽管人们普遍承认长者的需求有日益增长的趋势,但准备好投资这个市场的人却不多。

普华古柏(PricewaterhouseCoopers)高级执行董事丘俊杰说,许多投资者选择不投资长者护理产业,因为他们认为该产业的盈利过低。

他说,该产业面对着医院的挑战,因为医院享有更多资源及税务优惠。然而,筹办合法的综合照护中心(IRCC)需要符合种种规格与条件,过程复杂,因此常让投资者却步。

“如果政府为长者护理产业提供税务优惠政策,将鼓励更多投资者加入长者护理产业的行列。这是个全新的产业,需要更多的人的支持。”

他也说,政府应该在不影响照护水平的情况下,帮助有志者建立长者照护中心。

“我国人口已逐步迈向老年化,因此政府应该开始预备种种符合、方便长者的措施,其中包括为长者护理产业提供税务优惠。”

法律

随着长者人口日益增加,以及对于长者护理服务的需求与供应越来越高,适当的立法是当务之急。

《长者医疗保健法令》预计将于今年内提呈至国会讨论,长者护理行业相关人士为此而兴奋不已是可以理解的。

礼祖安博士形容此举来得及时,而且无疑是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事实上,此举显示出政府越来越重视照顾长者的福祉。

他接着说:“我认为总要有人持续努力地推动,这样人们才会意识到长者对于护理设施的迫切需求。”他也赞扬长乐集团采取主动的做法。

Chooi & Company律师事务所合伙人Raphael Tay也对《长者医疗保健法令》表示欢迎,并相信这一切是水到渠成。然而,他认为马来西亚的法律体制需要改进。

“有许多法律空隙需要被填补。在我看来,法律必须落实到位以满足人们的需求。话虽如此,我们现有的法律体制一般来说是足够的,但还需要改进。就此而言,我认为我们可以向那些已着手研究的邻国取经。”

Tay说:“法律很重要,执法也同样重要。我想任何社会都是如此。倘若没有有效、一致的执法,即便世上最好的法律也毫无意义可言。这不仅仅是执法而已,因为执法意味着惩戒那些犯了错或违法的人。我认为教育也一样重要;我们需要教育人们有关这些法律为何有必要存在,何以对社会有利,以及大家都应该合作维护和遵守法纪。”

就此而言,长乐集团及其属下的三乐网(3age.com.my)可以扮演推广意识的角色。

Tay相信马来西亚已经做好准备,而且眼下正是大好时机,因为人们对于有助长者的资讯和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

他对准备投身长者护理行业的业者的忠告是,他们不应该只是将这个行业看作是一门生意而已。

“这个行业远不止于此。在我看来,你必须相信、秉持建设一个更美好的爱心社会的理念。倘若你仅仅是因为这个市场有利可图而进入这个行业,没有长期的打算,那我觉得你将无以为继,实际上反之会造成破坏,因为你的出发点完全是错误的。”

“你为什么会投身这个行业?当然,归根究底,我们都想要赚钱,但一开始你为什么会投身这个行业?是因为你相信这个行业有它的价值?是因为你关爱这个社会?是因为你认为有必要照顾社会上的长者?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在乎这些长者?是因为你意识到他们曾经为社会作出贡献,如今他们上了年纪,社会是时候照顾他们了吗?”

“我想,长者护理服务业者应该要问问他们自己,他们为何会投身这个行业。”

Tay说:“无论你做什么,一定都是出于正确的目的。你必须是出于正确的目的,然后以正确的态度来做正确的事情。长者护理人员一定要秉持这样的理念。”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