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支付长者照护

支付长者照护:以医药保健和可负担房屋支援在地养老

随着屋价高涨,可负担房屋也成了众人关心的议题。在人口老化因素上,除了从政策和金融这俩方面思考,如今也必须将房屋和设施纳入考量。若忽视以上因素,将引发一堆社会问题,因此解决医疗保健—房屋鸿沟的问题显得刻不容缓。

我们在《为长者照护支付的趋势与挑战》一文里谈论了将让长者获得正确的照护,将有助于管理长期照护的成本;另一篇文《支持长者照护:马来西亚人负担得起吗?》一文则说明了照护乃人生所需,与生活习惯无关。

可负担房屋并不是单单指还清房贷的能力,它关乎是否具备偿还长期照护费用的能力,如日常生活辅助丶复健与医疗照护,这些费用并不计算在日常生活所需如食物丶衣物与交通里。

这里要问的是:如何能让长者所居的房屋变为可负担房屋?

优先选择在地养老

马来西亚人有着喜欢在自家家养老的文化,我们更乐于在熟悉的家人丶朋友丶邻居所在的社区内养老。但许多房屋和社区缺少允许长者既安全又独立生活的主要架构。

同时,家庭成员一般是在家提供非正式长期照护的主干力量,他们身兼照护者与支付照护费的责任,支付协助长者日常生活的长期照护费不低。

因此,虽然在地养老更有经济效益,但这只有在我们的照护输送更有效率的情况下,才能有效的减低成本。欲回应这道挑战并创造可负担房屋协助长者与相关照护者,我们必须通过综合照护模式,将我国的房屋与医疗保健系统紧密结合。

居家与永续照护

在地养老的综合照护模式是许多先进国实行的概念。这个模式将居家照护丶暂歇日间照护中心以及疗养院等综合至社区内,满足中等与严重的需求。永续照护是当一个人需要照护时,所提供的无缝连锁服务,直到该用户不再需要照护时终止。

当社区内家庭寻求照护服务时,永续照护社区将使他们更好地运用财务资源,减少因不当照护安排所带来的花费。在先进国里,日间照护中心比疗养院更符合经济效益。

举例来说,新加坡提倡在地养老时建立了许多长者活动中心与照护中心。监管机构旨在于每个社区开发一系列长者照护服务,以满足老年人的社交和医疗保健需求,并支持他们的照护者。这也使长者在社区内得到照顾的同时,与家庭保持密切联系。

由于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非常相似,社区式日间照护中心非常适合我们的长者综合照护模式。日间照护服务不仅会延缓进入疗养院或护理中心的需要,如果与居家照护相比,也是一条较便宜的选择——因为居家照护讲求个性化和专业化照护,因此会更为昂贵。

将碎片完善

为了汇集一个凝聚力和全面的综合护理模式,同时将我们国家的家园与由此产生的永续照护网络紧密联系起来,马来西亚的行业相关者——无论是公共领域或私人领域,都需要刺激设施丶照护服务和新标准的发展。

马来西亚福利部在全国各个地方皆有设立日间照护中心,然而中心的数量不足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老龄化人口。我们需要建立更多社区内的日间照护中心,并由非政府组织与私人领域运作。

政策制定者需要研究激励措施,让运营者设立更多的日间照护中心,而由持牌居家照护经营者提供的专业居家照护服务的新标准,则需要鼓励他们以实惠的价格,提供优质服务。这不仅有效将居家照护服务普及化,更能尽可能减低政府财政资源的压力。

我们还需要研究发展财务机制,以鼓励各家庭能不断从永续照护系统内受益。由于马来西亚家庭人口不断减少丶成年子女移民已经家庭成员也可能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因此依赖家庭成员为财务支柱的可能性也大大减低。

以下是一些确保永续性的机制例子:

– 进行测试以决定个别长者获得多少资助的资格
– 成立财务咨询团队,帮助家庭在为支付长期照护服务时,做出更明智的决定并维持其财务能力。
– 强制性长期照护保险

结论

时间不等人,老龄化也是,但问题是马来西亚人能否以我们的自身条件预备老化。可负担房屋的情况已改变,老龄化人口的需求量也十分显着。我们希望在优质社区内养老,享受生活并享有基本的人类需求。如果我们希望以良好的方式老化,不仅需要行业相关者丶监管机构和私人界的合作和努力,同时也需要加快脚步,因为留给我们建立一个更好连接我们居所和医疗保健的综合系统的时间越来越少。

支付长者照护:马来西亚人负担得起吗?

《星报》于2017年7月9号的报道“Yes to villages, no if it’s expensive”指出,人们已经开始接受迁入退休村或拥有长者照护设施的社区(如日间照护中心),只要价格公道且可负担。

选择在自家养老或迁入退休村是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但现实是,接受照护并不是可选的生活方式,它是生活上的必需,尤其在我们年华越老时,就变得越发重要。

同一篇报道也指出,马来西亚人对这些养老设施的可负担性表示担忧,因为他们并没有足够的存款养老。如果价格高昂,人们将选择放弃这些设施。

然而,即便经济能力不足,对照护的需求仍将保持不变。身体虚弱的人,若无家庭成员照顾,或家庭成员没能力照顾,便将需要住入疗养院内。

因此,我们要问的是:马来西亚人在需要长期照护时,是否有能力支付?

之前的《为长者照护支付的趋势与挑战》一文谈及马来西亚设施现有的支付系统是导致照护服务无法顺利输送的最大障碍。在认清这一点后,我们现在要尝试站在另一个角度探讨阻碍马来西亚人能够支付长期照护的因素,特别是在入住疗养院的情境下。

 

经济能力与长期照护

虽然长期照护设施面临挑战,但马来西亚人也必须更积极主动。我们需要检讨经济能力、为退休学习储蓄与投资,同时鉴别当中的阻碍。

最近一份名为“为生活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和雪兰莪的长者长期照护供应和付款方式”的研究(叶凯蓉,2017),探讨马来西亚长者在支付长期照护的经济能力。

以年龄介于65至84岁,居住在疗养院、安老院及在家养老的419位长者为样本,调查结果如下:

• 75.5%的人无法支付照护需求,
• 如果照护需求延长,10.6%的人有刚刚足够的钱来支付照护费用
• 如果照护需求延长,7.2%的人有存款但需要财务支援。
• 只有6.5%的人有充足的金钱支付照护费用。

75.5%的人无法支付照护服务,是因为银行内没有储蓄。撇开种族不谈,共有4个因素影响参与调查的长者无法支付个人的长期照护:

 

1. 性别因素

性别是可能影响人们储蓄和支付照护的能力的其中一项因素。妇女——无论是传统原因或其他原因,可能在财政上较依赖于其配偶和家庭成员。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女性当母亲后便会离开职场,留在家中照顾孩子。因此,将影响她们支付未来长者照护的能力。

也有证据显示,男性长者似乎比女性长者来得有能力支付长期照护的费用,比例为10.14%对比5.33%。

 

2. 年龄因素

长者年龄与他们支付长期照护的能力息息相关。该研究指出,当一个人越来越老的同时,他们支付照护费的能力也跟着下降——超过80%的75岁长者没有任何储蓄。

除此之外,有能力支付的长者数量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下滑。这项结果显示寿命的延长同时也增加了财务上的危机。

 

3. 从前的职业

第三个因素关乎长者从前的职业——端看他们之前是否在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工作,抑或是自雇人士。长者从前或退休前的工作对退休金的储蓄能力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研究显示,雇员(73.87%)、自雇人士(80.95%)和家庭主妇(80.19%)是面临没有存款支付照护需求危机最大的一群;企业家(10.71%)与公务员(11.76%)则较有能力支付照护所需。

 

4. 小孩

在传统家庭的观念里,孩子越多则越美满。因此,父母需要拥有良好的经济能力,累计财富给孩子良好的生活。如果父母没有良好的经济能力,则将加重自身的经济危机。

 

结语

虽然有报告和研究结果是对退休村庄的理念和发展的补充,但长者的收入保障也需要解决,因为生活费用高涨,而人口老化日益严重,长者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

因此,在发展马来西亚长者照护生态系统的工作时,行业参与者必须务实和积极主动。同时,马来西亚人必须反思阻碍他们支付长期照护的经济能力因素,然后掌握必要的财务知识和资金管理技能,以节省资金和投资于为长期护理创造收入的资产。

 
文: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