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PF

实行养老新措施

马来西亚政府可能即将推出两项措施,即私人企业员工的最低退休年龄延至60岁,以及预计于2012年第四季度推行的私人退休基金计划(PRS),为人民提供了更多机会去赚钱和储蓄以因应退休和老年生活。

对那些有定期储蓄的人来说,新退休年龄显然可让他们有更充裕的时间去累积退休金。但是对其他没有储蓄养老金习惯的人而言,即使60岁才退休,可是要他们储存充足的养老金,却可能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私人退休基金计划推行得正是时候。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为自己储存多一些退休金。无可否认,一个“强迫”我们每个月存钱的系统,将有助于我们积累存款,只因为今时今日在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泛滥下,我们的消费欲望高涨,且不说生活成本已在日益提升。

不管我们有无缴交公积金,私人退休基金计划将会是一个能够增加我们的定期退休金的正确途径。此计划也可帮助那些没有公积金储蓄的人定期且长远地存钱。

再者,配合退休年龄延至60岁而拉长了职业生涯,私人退休基金计划将有助于提高马来西亚人民的私人养老金,无论他们任职于私人界、政府部门,抑或是自雇人士。

不过,国人是否已做好准备迎接这些有助于改善国家退休制度的措施?我国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才能像其他国家那般拥有卓有成效的退休制度?

最好的退休制度

2011年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对世界各地的养老金体系进行比较,根据它们的充足性、可持续性和完整性来评分。

它以三大标准即充足性(适当的福利供给)、可持续性(相关体制的长期耐久性)和完整性(私人养老金计划的条规,包括给予会员的保障),考察遍及欧洲、美洲和亚洲共16个国家的退休计划。

荷兰稳居榜首,澳洲和瑞士则分列第二和第三名。美国跻身前十名,而亚洲国家却显然得分较低,日本、印度和中国相继排名榜尾。

该报告显示,没有一个国家的指数分值超过80,此分数以上即表示该养老金制度为A级。不过,有六个国家获得65至80分,达到B级水平,只要稍做一些调整或改进,它们就可晋入A级。

此报告作者兼美世高级合夥人大卫·诺克斯博士说:“最好的养老金体制是采用多支柱模式,把这些长期风险平均分摊于政府、雇主和个人之间。这个方法在经济不明朗时期尤为重要,正如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一样。”举个例子,澳洲的指数分值从2010年的72.9分增至2011年的75分,主要因为其养老金数额有实际增长,以及家庭净储蓄率有所提升,但仍鉴于充足性水平较低而未能成为拥有养老金体制最好的国家。

诺克斯博士说:“倘若解决了充足性的问题,譬如透过提高强制性退休储蓄金以及继续执行减低成本的改革措施,那么澳洲获得A级评分、荣登第一的宝座就指日可待了。”他补充说道:“我们的退休储蓄金制度现正处于重要改革当中,其中一些措施可能在未来会提升我们的指数分数,而现在被评为B级其实对我们是一个很重要的警惕,表示我们这个世界第一流水平的养老金体制已然出现危机,除非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

没有完美的养老金体系

该报告指出,至今仍没有一个最完好的体系,可以在世界各地普遍适用。事实上,即使对各养老金体制的差异性做比较都会引起争议,因为每个体制都是依据各国个别的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和历史情况而制定,故而各有不同。

尽管如此,这些退休制度的某些特点和特征,将可能有助于改善福利,增加该制度未来持续发展的可能性,以及提高整个社会的信心和信任度。

随着近年来全球经济放缓、通货膨胀的压力和欧元危机的不确定性,免不了出现政府无法再为老年人口提供资金援助的情况,除非现在就进行关键性的养老金体制改革。

该报告提呈了几项建议以改进各国的退休金制度。每个制度有着其独特的历史背景,然而当中必有一些共同点,这是因为很多国家在未来数十年都将面临同样的问题,例如:

有鉴于人均寿命延长,将推延领取法定退休金的年龄和私人界的退休年龄;

提升高龄人口的劳动参与率,包括分阶段退休制;

鼓励、带动和提高私人储蓄水平,以减少日后人们对公共养老金的依赖;

倘若没有一项强制性或自动性的机制,许多人是不会为未来储蓄的,因此私人退休金制度须扩大涵括雇员和自雇人士的范围;防止在退休前先行提取存于退休金体制的资金作其他用途,因此必须确保现时储蓄的养老金是可供给日后的长久退休生活,至生命结束那一天为止。

马来西亚也面临同样的挑战。虽然我们有公积金、社险和专给政府公务员的养老金制度,但是这可能不能保证我们有没有充足的储蓄,让老年生活充裕无忧。即使采取自发性储蓄方法如银行存款、信托基金以及根据个人喜好的其他方法,但无论老幼,我们的消费欲都可能比储蓄率还来得高,从年轻到老皆如是。

目前我国可能施行两项“新退休措施”——退休年龄延至60岁及私人退休基金计划(PRS),意味着我们将走上努力改善我国退休体制的正轨。透过全球养老金指数这项与其他国家的退休制度互作比较的基准,将协助我们规避某些风险和缺失,避免损害退休制度的有效性和长期可持续性。

无论如何,在相关措施的执行方面,我们仍是“新手”,缺乏经验。若要成功,乃有赖于监管机构、私人退休基金计划的供应商、雇主和个人的信任,才能使退休体制运作顺利,达致充足性、可持续性和完整性的三大重要标准。

倘若新退休措施的实施和执行面临艰巨的挑战,需花比预期更长的时间,我们当中有些人可能没机会活这么久来享受其成果。

尽管如此,为了我们的孩子和年轻一辈,我们仍须继续努力以建立一个有效的退休制度。他们需要它。我们正为他们披荆斩棘地开路,也许过程艰辛,但是这条路绝对是正道。

文:叶凯蓉 (摘自《星报》)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